您当前位置: 杨广 >> 特色产业
蔡从禄:四十载炉火纯青锻造一口锅
[ 通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4-2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蔡从禄1

蔡从禄在组装炊锅

打制好的炊锅浑然一体,等着客户上门提货。

从11岁开始学打铜,转眼40载光阴过去,蔡从禄的打铜手艺已炉火纯青,他打的铜炊锅被国内外顾客争相订购。蔡从禄出生在闻名全国的“铜匠村”——通海县杨广镇蔡家山,追溯起家族打铜历史,他已是第四代传人。透过他布满疤痕和老茧的双手,可以想见悠悠岁月里他的付出和辛劳,也可以看出他苦守祖传手艺的坚定决心。4月的一天,记者听他讲述了打铜生涯的苦与乐。

炊锅热销

午后的蔡家山,没有想象中此起彼伏的打铜声,这个有着600余年历史的村子,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他打炊锅的手艺最好,他家的炊锅美观、好烧、价格适中。”带记者前往的村里人说。听到别人这样说,蔡从禄笑了,笑得很腼腆。

“打小就看着父亲一锤一锤地打铜,我觉得我天生就该接过这门祖传的手艺。”蔡从禄今年51岁,11岁就跟着父亲学习打铜,刚开始打大料,学做铜勺、铜马脖圈(一种马帮用具)等简单的铜器。经过长达5年的刻苦钻研,他娴熟地掌握了全套祖传手艺,并独立敲打出人生的第一口炊锅,当时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如今,他自信地说:“我打的炊锅可以拿到市场上随便比较,不是最好的包退货。”

蔡从禄热情地带记者去看了他打好的炊锅。10多口大小不一的炊锅整齐地摆放在房间里,做工相当精致,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记者得知,他每次做好的炊锅很快就会卖光,如今家里摆放的都是顾客已经订购的。原来,他家的订单以电话订购为主,虽然数十年来蔡从禄默默地打炊锅,不善言辞的他从未外出宣传展示过自己的产品,但凭借顾客的口耳相传,他家订单不断,产品销往昆明、北京等地,甚至远销美国、缅甸等国家。

千锤百炼

蔡从禄家的作坊是一间简陋的小屋,一共有3个不起眼的房间,里面陈设简单,地上放着铜板、打铜用的墩子、一些零件、几个小板凳等,摆放看似随意,实则有序。最为醒目的是两台庞大的气锤,它们用于把铜坯子打压成圆形的薄片,这是打制一口炊锅最初的工序。其中进门右侧的一台空气锤清晰地印有毛主席语录,生产日期比蔡从禄的出生年月还要早得多,让人忍不住联想到旧日时光。2008年他用多年的积蓄买下了这台机器,“有了这台机器帮忙,我打制一口炊锅的时间比以前节省了一半。”蔡从禄激动地说。

蔡从禄告诉记者,手工打造炊锅是一项费时且烦琐的工作,每一道工序既要心细,也要体力,因为每一处部件和细节都需要一锤一锤地敲打出来。“一口炊锅由火管、盖子、围榫、锅脚、蒙底皮、绊子等组成,要先把各个部分加工出来,然后花上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进行组装,当锅底锅身平滑完整,看不到组合的痕迹,这样才算做好一口炊锅。”记者细看他家制好的炊锅,锅底、炉条、锅身等各个部位之间的焊接的确看不出一点痕迹,整口炊锅浑然一体。

蔡从禄对炊锅打制要求十分严苛,他的活很细。他告诉记者,打制炊锅需要经过高温熔铜、铜坯打成薄片、锻打、回火、精细加工、焊接、抛光等多道工序。回火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过程,铜件在敲打一遍后必须回炉烧红、蘸水冷却,铜质变软后再次敲打,这道工序要反复多次。而锻打是最单调且最有技术含量的环节,单学会这门手艺就得花好几年光景。说到这里,蔡从禄拿起已经做好的围榫向记者介绍:“就像这个围榫,锻打时下半部分要打薄一些,这样有利于传热,上半部分则需要打厚一点,这样才好用。”在敲打的过程中,分寸的把握完全凭借一双眼、一双手,这份精准的拿捏,出自蔡从禄四十年的千锤百炼。

蔡从禄说,时代在发展,炊锅打制也走上了“机器制造”行列,如今蔡家山纯手工打造炊锅的铜匠仅剩8户。但他始终觉得,手工炊锅的“灵魂”就是好烧和耐用,这是机制炊锅比不了的。

苦乐交织

数十年来,蔡从禄家的作坊是当地名副其实的“夫妻店”,妻子周菊平是他最好的帮手,一些较琐碎的工序交给妻子,夫妻俩起早贪黑以打炊锅养家糊口。两个女儿结婚后,两个女婿都跟着学打炊锅,蔡从禄毫无保留地把手艺传给他们。“要想学好这门手艺,除了需要一定的天赋,更重要的是肯学能吃苦。”蔡从禄告诉记者,他的两个女婿都已出师,如今他们还借助微信、抖音等平台宣传炊锅,扩大了销售渠道。

交谈中,记者看到蔡从禄的双手布满伤痕,右手大拇指没法正常弯曲。他笑着告诉记者:“这些都是打铜时留下的,大拇指被气锤压过。”问起打铜的艰辛,蔡从禄笑而不答,记者却从他妻子的讲述中窥见一二:早晨5点多钟,伴着鼓风机、炉火和飞溅的火花,蔡从禄开启他在作坊的一天。炼铜、回火、锻打……反复多次,一年四季,不管严寒还是酷暑,他都要在生着大火的火炉旁抡锤敲打,挥汗如雨。一天下来,蔡从禄满脸烟尘,变成一个“黑人”,手臂累得抬不起来是常有的事。

直到这几年,有了两个女婿的帮忙,蔡从禄不再被劳动所束缚,凡事都喜欢随心所欲。通常早饭后忙完第一轮活计,他会进入一种很慵懒的状态,把作坊里的事交给女婿,要么一个人蹲在角落里猛吸水烟筒,要么跑上屋顶侍弄一下心爱的鸽子,或者抱着孙女四下走走,采访中孙女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他的脸上溢满了幸福的笑容。这让人恍然觉得,他面对生活的态度,就如同他打制的炊锅一样,闪亮但不扎眼,质朴却令人喜欢。(玉溪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艾丽 蒋婵雯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审核:马儒文  终审:张荣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