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民俗民风 > 正文
通海木雕艺术的90后传人
——记云南省木雕艺术大师朱孟文
[ 通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5-25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朱孟文正在帮朋友修复一块木雕构件


作品《瞭望》


作品《事事如意》

“我喜欢木头,也喜欢传统文化,做一个木雕师,可以把它们合二为一,对我而言,是一件幸福的事。”对于29岁的朱孟文而言,做一个木雕师,与木头为伍,是兴趣,更是心之所向。

虽然是木雕行业少有的90后,但朱孟文已经有了多个头衔,云南省木雕艺术大师、玉溪民族民间工艺师、玉溪工匠……

生于木匠之家

在通海,有这样一批从业者,被称为古建筑修缮与建造师,而他们却自称是“木匠”,朱孟文的爷爷与父亲便是这样的木匠。因此,从出生开始,朱孟文便与木头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朱孟文的记忆中,从他记事起,木头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儿时,大大小小的木头是他的玩具,长大后,雕刻造型各异的木头成了他的事业。

16岁初中毕业后,朱孟文没有继续求学,而是跟着父亲行走“江湖”,修缮与建造传统建筑。之后的三四年里,他与数十座祠堂、寺庙“相遇”,“邂逅”了数不清的木雕作品,他细细研究这些作品的雕刻手法和图文样式,从中获得知识。如果说之前他喜欢与木头打交道,那么,从那时起,他已经决定要以此为一生的事业。

行走“江湖”三四年后,他认为已经掌握了木雕的技巧,就想创作一件让人眼前一亮的木雕作品。然而,在创作中朱孟文认识到,自己那一点点功底,根本不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他意识到,要创作出打动人心的作品,还需要系统学习。

拜师学艺

2013年,他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出发了。他说:“福建木雕闻名全国,我当时想到的是要学就要学最好的,所以我就去了福建。”一个无根无基的“毛头小子”,只身前往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上街镇拜师学艺。

学艺的过程并不顺畅,一开始,他的师傅并不愿意收一个来自偏远山村的“毛头小子”为徒,所以,他就做一些打磨之类的杂活。3个多月后,师傅认可了他,收了他这个徒弟。拜师之前,他就知道他要学习的是福建木雕师对树根的分析,看木材的视角,对木材的取舍,如何把国画等传统文化的精髓融进木雕,他们独有的创作手法……所以,在整个学习的过程中,朱孟文都保持着一种亢奋的状态,学习效果超出预期。

一年后,朱孟文从福建回到通海,把学习到的东西应用到创作中。创作时他再次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他说:“近几年我一直在创作中学习,与木雕走得越近,越发现木雕是一种包容的艺术,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所以,2015年,他再次出发拜师学艺。

第二次去福建,朱孟文学到了一种“清刀工艺”,全程只用刀雕刻,不需要打磨,用这种工艺雕刻的作品近看是有条理的刀印,远看就散发出独特的魅力,朱孟文近期雕刻的条屏便是应用了这种工艺。

融入生活智慧与地方文化

2017年,朱孟文的作品《事事如意》,荣获创意云南2017文化产业博览会暨首届中国·昆明木文化产业博览会“七彩杯”金奖。这个以花桩盆景为主体造型,融合了立体、多层镂空等创作技巧的木雕作品,是朱孟文创作生涯的拐点。

朱孟文表示:“通海历史上就有制作花桩盆景的传统,但从没有人用木雕的形式来呈现它。通海的传统木雕多是在平面上雕刻戏曲人物、飞禽走兽,立体镂空的极少,我就想在创作上用这种新的方式来寻找突破。”有了这个思路,朱孟文的《事事如意》便诞生了。

这几年,朱孟文多次外出参观、参加以木雕为主题的展会、赛事,如深圳“观澜杯”全国红木设计雕刻大赛、福建“艺鼎杯”大赛、大理木雕文化节等。能近距离学习各地木雕大师在雕刻中如何融入中国传统文化、如何把西方雕塑特色引入中国木雕……这些对他而言,是一种阅历,更是一种鞭策。

2019年10月,朱孟文被云南省木雕协会授予“云南省木雕艺术大师”荣誉称号。这项荣誉让他更加坚定地将木雕作为一生的事业,去探索,去追梦。

目前,朱孟文正在研究平面多层镂空的创作技巧,他希望致敬通海木雕大师高应美,让自己的作品能吸引、打动更多的人。

编辑:刘玉霞  终审:张荣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