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民俗民风 > 正文
探访国内发掘最深的贝丘遗址
[ 通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3-2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  玉溪日报记者  李艾丽  文/图


李波向记者介绍发掘的文物


用于浇铸铜箭镞的石范


尖底瓶

2018年10月22日,由中国考古学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在成都召开,会议宣布并颁布了2016―2017年度田野考古奖,通海兴义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荣获田野考古奖一等奖,此奖项是中国考古学界最高荣誉,是对兴义遗址考古发掘成果的充分肯定。3月12日,记者走基层来到通海,前往兴义遗址一探究竟。

发掘的缘由

兴义遗址位于通海县杨广镇兴义村,地处杞麓湖东岸一座半独立山体南部的坡脚地带,山体周围均为湖岸平地。早前在这里考古挖掘的探方现已填平,通海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李波告诉记者,兴义遗址由大量螺蛳壳堆积而成,面积约5.2万平方米,现在遗址大部分都埋藏于村民房屋底下。

2015年7月,兴义小学在扩建过程中发现人骨及陶罐等文化遗存,为遗址发现提供了重要线索。经文物部门现场勘查,初步认定兴义小学施工点为新石器时代的古人类遗址。之后,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5年9月至2016年10月,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玉溪市文物管理所、通海县文物管理所联合对兴义遗址开展考古发掘工作。

李波告诉记者,当初遗址发掘首先要解决的是探方安全加固的问题。为此,发掘项目组针对螺蛳壳疏松易垮塌的困难,采取物理加固与化学加固相结合的方法,探索和积累了高原湖泊型贝丘遗址的发掘经验。

“发掘工作必须要确保工作安全,并要确保发掘及采样工作的科学性和系统性。”李波说。兴义遗址螺蛳壳堆积密集,平剖面上遗迹、地层界限不明显,这给层位划分及遗迹判断带来一定的难度。为此,在螺蛳壳较多的层次,发掘项目组以清扫平面代替刮削平面,细致划分文化层,在层次划分中区分出活动面,并且所有遗迹均用解剖清理,按最小堆积单位收集遗物。最终,整个发掘过程共采集各类样品600余份。此外,发掘项目组邀请了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吉林大学等单位相关专家学者到现场指导,邀请植物考古、动物考古、体质人类学、环境考古、冶金考古等方面的专家共同参与研究。

发掘硕果累累

记者得知,经发掘的1号探方堆积厚度达8.2至9.2米,区分出37个文化层、18个活动面,共55个堆积层。2号探方堆积厚度达9.2至9.4米,区分出34个文化层、29个活动面,共63个堆积层。两个探方共发现房屋18座、墓葬20座、瓮棺葬4座、灰坑6座、灰堆10座、道路4条、沟2条、护墙1道,出土陶器、石器、骨器、青铜器等标本器物1460余件,采集各类样品600余份。根据出土物的不同,发掘项目组将遗存分为海东类遗存、兴义二期遗存、滇文化遗存三大类。

兴义早期遗存即为海东类遗存,典型代表器物有喇叭口绳纹圜底罐、圈足罐、尖底瓶等,未发现鸡形壶、四流方口罐,小件器物有磨制骨器、石箭镞、石环等。遗迹发现12座墓葬、3座灰坑及部分柱洞,其中12座墓葬中除5座人骨保存不完整外,其余6座均为屈肢葬。此外,海东类遗存的地层内发现较多玛瑙石、石英石,玛瑙石有砸击痕迹,说明当时已经开始采集加工玛瑙。

兴义二期遗存的遗物非常丰富,典型代表器物有盘口圜底釜、盘口罐、带流罐、带乳钉陶钵、有领石环、有肩有段石锛、两端尖石网坠、石纺轮等。属于兴义二期遗存的2号房址出土的炭化椽子,经碳十四测年为公元前1456―公元前1389。还发现房屋18座、墓葬8座、瓮棺葬4座、灰坑2座、道路4条、灰堆10座、沟2道等。在遗物方面,发现有相当数量的孔雀石、炼渣、石范、青铜器,说明当时人们已经开始采矿冶铜,铸造青铜用具了。

遗址上部为典型的滇文化遗存。该阶段遗迹仅发现灰坑1座。出土遗物数量较多,有铜矿石、青铜器、绿松石珠、陶珠等。根据陶器类型的不同,将滇文化分为早中晚三段,凸弦纹釜贯穿始终。早段仅发现凸弦纹釜残片,中段发现凸弦纹釜与器壁较薄的折口浅盘共存,晚段发现凸弦纹釜与子母口浅钵共存。

发掘意义深远

兴义遗址文化层堆积深8.2至9.4米,是目前国内发掘最深的贝丘遗址。“贝丘遗址作为一种特殊的堆积形式,借此可以观察遗址堆积形成与人类行为活动之间的关系。通过发掘,并应用地层学、埋藏学等学科知识进行研究,极大地丰富了我们对文化层、活动面形成的认识。”李波说。

据悉,兴义遗址发现海东类遗存、兴义二期遗存、滇文化遗存相互叠压的地层序列,构建了滇中杞麓湖区域距今4000至2000年的考古学文化序列,为探讨滇中地区新石器晚期至青铜时代的文化过渡奠定了基础。与此同时,考古队初步厘清了兴义二期遗存的文化面貌及特征;经推测兴义二期遗存年代为商代,下限可能到西周时期;兴义二期遗存的发现,为研究商周时期西南地区的文化格局提供了新材料;兴义二期遗存部分器物延续至滇文化时期,无疑是滇文化的源头之一,这是滇文化起源研究的突破。另外,海东类遗存的发现,进一步丰富了对海东遗址的认识;获取的屈肢葬人骨,为研究海东类遗存的族属来源提供了重要资料。

不过,虽然此次发掘发现了部分海东类遗存,但是文化层内包含陶片较少,出土遗物数量有限,不足以全面展现海东类遗存的文化面貌。结合海东遗址、杨山遗址的资料来看,海东类遗存与兴义二期遗存存在一定的差异和联系,两者之间的关系还需要依据更多的发掘材料来判断。

李波告诉记者,他们对兴义遗址的整理和综合研究工作还在继续。由玉溪市文物管理所、通海县文物管理所共同开展的杞麓湖区域调查现已取得重要收获,他们在杞麓湖盆地范围内发现贝丘遗址20余处,将进一步勘探,期盼未来能带给大家更多惊喜。

编辑:陈荟吉
分享到:
相关链接